中国老牌工业城市重庆的更新见闻

2019-04-07 06:10

  原标题:变工业遗址为文创地标——中国老牌工业城市重庆的更新见闻

中国老牌工业城市重庆的更新见闻

这是2018年10月10日拍摄的重庆城市景象。新华社记者王全超摄

  一座位于长江上游的废弃工厂,经过设计师们的改造,成为知名的“网红”文创地标——重庆鹅岭二厂文创公园,每天有上千人慕名前来一探究竟。

  二厂文创公园位于重庆市渝中区鹅岭公园旁,2017年正式开园。这里可俯瞰长江、嘉陵江景色,可纵览立体交通,即渡船、汽车、轻轨同时驶过;内设画廊、设计室、艺术家工作室、创意餐厅等,外部仍保持旧时期工业建筑风格。

  近现代以来,重庆以雄厚的工业基础成为中国老工业基地之一。1953年,民国时期的中央银行印钞厂更名为重庆印刷二厂,之后几十年,重庆的彩色图片基本都出自这里。随着社会经济转型,二厂倒闭,留下一栋栋饱经风霜的厂房。

  拆,还是留?近年来,中国鼓励将闲置厂房、仓库等改造为双创基地和众创空间。二厂因此迎来转机。

中国老牌工业城市重庆的更新见闻

游客在重庆鹅岭二厂文艺街区内游览。新华社记者王全超摄

  在这个过程中,重庆出现了一批有志青年,他们有设计师、艺术投资人、画家、规划师等。他们主张在城市更新过程中,对现有建筑遗存进行“提质升级”。

  重庆设计师李传波开始有意识地探访市区内的老旧街区。一次偶然,他经过二厂废弃的办公楼。他回忆说,看见那些被常年踩踏后凹陷的石梯,已经剥落掉漆的扶手,工业感十足的吊顶,废弃的印刷机等,就像看老电影一样。

  “一座城市的人文历史,是应该知道我们的父辈是怎么生活,城市曾经的模样,老建筑的语言胜过万千。”李传波认为,建筑和人一样,不同年龄段会有不同的面貌。建筑也会接受时间的洗礼,越老越有味道。他租下厂区的两栋楼,改造成工作室。这正是“鹅岭二厂文创公园”的最早雏形。

  二厂只有建筑设计师,自然是不够的,这个时候就轮到投资人出场了。2014年,艺术投资人周迓昕准备投资改造二厂。如今,人们称他为“二厂厂长”。

  当时,二厂项目正好赶上重庆市渝中区产业结构调整的大趋势。“有机更新才能唤醒城市再生。”周迓昕介绍,以集市为主体的艺术园区和政府的发展方向不谋而合。

中国老牌工业城市重庆的更新见闻

游客在重庆鹅岭二厂文艺街区内游览。新华社记者王全超摄

  改造项目得到各部门的支持。周迓昕团队随即到伦敦学习工业遗存转型经验,并花钱买下“TEST BED”品牌。英国建筑设计师威廉·艾尔索普曾在泰晤士河边将一座废弃的奶制品厂打造成知名的艺术空间,命名为“TEST BED 1”。因此,“二厂”又被称为“TEST BED 2”。所有的改造都在基本保留二厂原貌的前提下进行。

  在一同参与到二厂文创园区项目中的陈一中眼中,城市更新不是大拆大建。他说,重庆的工业遗存较多,可以充分加以利用,而不是拆除或者围起来当作遗址参观。

  二厂之后,李传波在江北区观音桥街道发现了一处纺织仓库。始建于60年代的江北纺织仓库,因工厂破产而被废弃十余年。他利用红砖、木梁、老铁门进行场景装饰,最大程度保存了北仓原始样貌和植被。

  在仓库主楼二层,可见工业风斗拱建筑,墙体保留着厂房最原始的土砖,馆内廊道上还保留了一片楠竹。如今,这里是北仓图书馆。“外面看起来是旧厂房,里面却是与时俱进的文化商业。谁说老厂房不能变洋气?” 李传波说。

中国老牌工业城市重庆的更新见闻

市民在重庆市南岸区街头合影留念。新华社记者王全超摄

  泰晤士河畔的伦敦,完成了从工业之都到创意之都完美转身。长江畔的重庆也正在经历这样一个过程,工业文脉不仅仅是一堆堆砖头和钢铁,而是一座城市的集体记忆。

  “我们更明确了重庆工业遗产的价值不仅有承担历史记忆和社会情感的意义,相对民用类的文化遗产而言,这类遗产更能够融入当今的社会生活中发挥遗产的价值。”李传波认为,工业遗产保护与利用为重庆的城市更新以及城市形象升级带来希望。

  洒脱、知性、常变常新已成为重庆这座长江之畔老牌工业城市的新标签。伴随二厂、北仓等文创区的出现,重庆正在见证诸多工业遗迹到新兴文创产业园的华丽转身。这就是中国老牌工业城市重庆的城市更新。(记者黄豁、黎华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