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律师“走出去”:下一站理想在国门之外

2019-06-10 12:58

图为段和段塔什干办公室开业剪彩。(受访者供图)

图为段和段塔什干办公室开业剪彩。(受访者供图)

  中新网重庆新闻6月9电  题:重庆律师“走出去”:下一站理想在国门之外

  记者  刘相琳

  “同一个概念,有的国家其法律意义和国内是不一样的,如果中国企业和民众在‘走出去’时没注意这些,就可能会对企业的发展造成不利影响。”9日,上海段和段(重庆)律师事务所负责人冷开伟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时,忍不住给那些准备“走出去”的企业提个醒。

  “工人律师”的理想转型

  2016年,已经46岁的冷开伟决定开启人生的又一次转型——从一名主要精力放在国内的专职律师,到组建团队涉足中国企业在海外的法律服务。

  “上次转型应该是在1999年,当时我从工厂管理人员变成一名律师。”在冷开伟记忆中,他喜欢为理想而活,因为理想,他从重庆万盛区的一户农家通过读书跳进了国企,再从一线机修工一步步成为工厂管理人员;同样为了理想,他告别已适应安稳的企业生活,成为一名习惯风里雨里的律师,并运用自己的法律知识和在制造行业积累的经验,成功促成了几个大型企业并购重组案。

重庆律师“走出去”:下一站理想在国门之外

2019年5月冷开伟拜访乌兹别克斯坦律师协会(受访者供图)

  “从一个目标到另一个目标,去一点点地实现自己的理想,然后在过程中经历体会国家社会经济的发展,还有中国司法体系的不断完善,这是一种生命层次的享受。”冷开伟说:“我身处其中,感受着这个时代的脉搏,看着理想一点点地实现,自然是幸运的。”

  站在十字路口的朋友

  在决心涉足涉外法律业务前,冷开伟坦言自己也经历过一段彷徨期。

  “就像站在十字路口一样,每个选择都会导致不同的结果。”冷开伟认为,社会发展是一个动态的过程,每到一个时期都会出现机会和困难需要身处其中者去把握和克服,律师也概莫能外。

  “如果方向错了,就可能错过一个时代。”冷开伟告诉记者,就在那段彷徨期,一位中国—东盟法律研究中心的朋友问他,“为什么不跟着那些‘走出去’的企业看看,再自己走出去试试?”

  “我当时就想,以前我们制造企业底子薄,大部分只能在国内发展,就算有一些涉外法律业务,也主要是为外企投资提供国内法律服务。”冷开伟说:“但现在形势不一样了,我们有很多企业经过发展后,已有实力走出去,而且重庆这些年建设内陆开放高地的脚步也越来越快,与国外交流也越来越多,涉外法律需求变得越来越大。”

  下一站理想在国门之外

  决定了就马上行动,冷开伟找到了中国第一家由回国留学生创立的合伙制律所段和段律师事务所,并成为了该律所重庆办公室负责人,组建团队为那些“走出去”的中资企业提供涉外法律服务。

  2019年1月,冷开伟组建律师团队承办的“海螺水泥收购东帝汶水泥中转库项目”获选重庆市律师协会2018年度十大商业交易(非诉讼)法律服务经典案例; 2019年5月,段和段律师事务所入驻塔什干,成为乌兹别克斯坦首家中资律所,而筹备工作的负责人正是冷开伟。

  “我认为我律师生涯的下一站理想就在国门之外。”冷开伟告诉记者,中国企业到海外投资或参加经贸活动,会直面所在国家的政治、经济、文化等差异。要处理好这些问题,对中国律师来说是挑战,也是机遇。

  “中国企业‘走出去’过程中,业务能力好的中国律师不仅可以在法律层面为企业保驾护航,还可以从专业领域、业务能力、综合素质等方面协助投资者选聘更加适合的外国当地律师,避免可能存在的风险。”冷开伟说:“如果我的团队在国家进一步改革开放大潮中,能有更多作为,帮到更多‘走出去’的中国企业,那我对自己的人生会有更多的满足。”(责任编辑:陈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