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舞原乡 大美铜梁

2019-07-31 03:35

image.png

巴岳山玄天湖

image.png

铜梁龙晋京参加国庆50周年天安门广场巡游

image.png

龙城天街

image.png

奇彩梦园

image.png

黄家坝国家湿地公园

  中新网重庆新闻7月29日电 千古一壤,巴之故土;渝西腹地,龙乡铜梁

  观山川之形胜,巴岳山逶迤连绵,莽莽苍苍,玄天湖碧水如练,环绕其间,远眺似汲水卧龙腾跃欲起,阳光照射下,“山梁横亘,其色如铜”,铜梁因而得名。

  览全域之风貌,地形如高昂的龙头,城区是如炬的龙睛,铜梁龙腾飞万里,气贯长虹,彰巨龙神韵。

  山梁高耸,始见自然风光之雄奇;脊梁挺立,方显人文华章之灿烂。

  两万多年前的旧石器时代,先民们创造的“铜梁文化”璀璨诞生,斑斓多姿的铜梁文明播火传薪。

  一千多年前,铜梁龙舞这一巴渝民间艺术之花在这里兴起,历经岁月淬炼,在传承与发展中享誉世界。

  承千载之荣光,挺起龙的脊梁,“纪律重于生命”的楷模邱少云、著名音乐家刘雪庵、谍报英雄郭汝瑰等一大批杰出人物涌现。

  铜的坚韧,梁的挺拔,孕育了“靠得住、顶得起、过得硬、容得下”的铜梁脊梁精神。

  盛世繁华,巨龙腾飞。新时代,龙乡儿女正传承龙的精神,逐梦前行书写华丽篇章。

  赏旖旎醉人的绚丽风光,寻记忆深处的浓浓乡愁,探名贤辈出的历史辉煌,品积淀深厚的脊梁精神……大美铜梁,予你眷念。

  铜梁,中华龙舞之乡。腾飞的铜梁龙,是艺术,更是精神。铜梁儿女铸造龙的骨气、弘扬龙的精神,邱少云、刘雪庵、郭汝瑰、“包子婆婆”、吴定富……一个个名字永放光芒。新时代,铜梁深入挖掘文化内涵及人文精神,提炼出“靠得住、顶得起、过得硬、容得下”的脊梁精神。挺起龙的脊梁,龙乡儿女正不断续写着新的故事。

  邱少云

  用生命诠释忠诚

image.png

邱少云烈士纪念碑

  2009年9月,邱少云烈士入选“100位为新中国成立作出突出贡献的英雄模范人物”。熊熊烈火中永生出一个伟大的名字:邱少云。

  1926年,邱少云出生于重庆市铜梁区少云镇的一个农民家庭。少时的他命途多舛,9岁丧父、11岁丧母、13岁就开始了长工的生涯,受尽了地主豪绅的压迫和剥削。

  1949年12月,邱少云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中的一员。不久,他便参加中国人民志愿军赴朝鲜作战。

  在人民军队里,他感受到了家的温暖:班长帮他补衣,战友教他学文化,老百姓送来慰问品。感动的同时,邱少云也用行动付出真爱回报:缝棉袜送战友、行军为战友扛枪;山洪暴发,他跳进急流,抢回朝鲜老大爷的耕牛……此外,邱少云由于苦练军事本领,各项军事技能都是连队一流,被委任为一排三班战斗组组长。

  1952年10月11日晚10时,邱少云所在连队接到任务,消灭盘踞在朝鲜中部山区平康和金化之间391高地的美李军队,把战线向南推进。这项任务需长时间的潜伏,绝不能暴露目标,邱少云和战友们以草裹身作为伪装等待着。

  12日上午10时30分,美机飞来邱少云所在连队的开阔地盘旋侦察,并不时俯冲、扫射,投掷燃烧弹。干枯的野草燃成烈火包围了邱少云,火苗在他身上乱窜,痛彻肝肠。

  就在离邱少云很近的地方有一个小水坑,这时只要他滚到小水坑里打几个滚,就能将身上的火扑灭,可他没那样做。他紧咬牙关,强忍剧痛,两只手使劲往地里挖,任凭烈火在身上烧,直至血肉之躯化为灰烬,只剩下胸前巴掌大一块棉衣。

  下午5时30分,总攻打响了。我军战士怒吼着潮水般地冲上了391高地,仅仅23分钟,全歼守敌,鲜艳的红旗在391高地上飘扬。

  “纪律重于生命”的邱少云精神传遍了全军、传回国内,产生了深远影响:他被追认为中共党员,追记了特等功,授予了“一级战斗英雄”称号。他的画像被印发全军,凝聚中国军魂。他的事迹被载入小学语文教材,影响着世代学子。

  刘雪庵

  《长城谣》 唱振人心

image.png

刘雪庵《长城谣》

  “万里长城万里长,长城外面是故乡……”这首被亿万中国人传唱至今的爱国歌曲《长城谣》,激荡起胸中的爱国旋律,生生不息。它就是铜梁籍音乐大师刘雪庵的代表作。

  刘雪庵是上海音专的高材生。大一时,他为李白的《春夜洛城闻笛》谱曲,传唱上海滩;在大二,他的《航空学校校歌》名满军界;大四那年,他的《何日君再来》《红豆词》《踏雪寻梅》《采莲谣》《飘零的落花》《早行乐》等,发行欧美各地。刘雪庵被收入《大英百科全书世界·名人辞典》,成为上世纪三四十年代中国顶级音乐家和西洋音乐民族化的重要奠基人。

  刘雪庵一生创作了570多首歌曲。如今,在美国纽约、华盛顿、费城、新泽西州等地的华人聚会场所,常常唱响刘雪庵谱曲的《春夜洛城闻笛》《布谷》和《长城谣》。他的歌曲抒发着海外华人的中国情怀。

  “龙”是中华民族的图腾和象征,龙的信念、龙的文化、龙的精神,一直是中华民族千百年来生生不息、不断繁荣强盛的精神动力。久负盛名的铜梁龙舞,舞出了巴风渝韵的火热情怀,翻腾起舞间,这一巴渝民间艺术之花耀眼绽放。

  铜梁龙舞

  “中华第一龙”舞动九天

image.png

铜梁火龙

  2019年春节,千姿百态的灯组造型,群星闪烁的彩灯长河,“中华铜梁龙灯会”捧出震撼人心的视觉盛宴。

  千百年来,铜梁人与龙、龙舞结下了不解之缘。

  隋朝开皇八年,安居建县,最早人们在田间玩稻草龙,欢庆丰收。宋朝商业兴旺,龙灯进入城市。明清时,由于商会、行帮的参与,龙灯品种日渐丰富。

  “上元张灯火,自初八九至十五日,辉煌达旦,并扮演龙灯、狮灯及其他杂剧,喧阗街市,有月逐人、尘随马之观。”清光绪年间的《铜梁县志·风俗篇》生动记载了铜梁龙灯会的盛况,可见舞龙相沿成习。